內容來自sina新聞

站在十字路口的公積金制度該何去何從?



  據《新快報》報道,連續兩個月,廣州10億元的住房公積金貸款額度被秒殺,這打亂瞭部分市民的購房計劃,雪上加霜的是,計劃在金九銀十開盤或推新的樓盤中,近四成樓盤明確表示不接受公積金貸款購房。開發商透露半年以上才能收到款,實在"等不起"。

  一方面是各地政府明確表態"支持剛需購房",不惜放開限購措施,有地方政府甚至給予願意發放首套房貸款的銀行一定的財政補貼,另外一方面,我們也看到瞭公積金這一個體系的相對滯後和反應緩慢,廣州的情況也大抵如此。

  在金九銀十開盤或推新的樓盤中,近四成樓盤明確表示不接受公積金貸款購房。這對於公積金制度而言其實是一個標志性事件,它預示著公積金制度已經走到瞭一個十字路口:要麼大踏步向前走,從體系和具體技術細節上進行徹底地改變,比如加快放款速度就是一個具體的改進指標,盡快跟上商業力量的步伐。如果跟不上,就隻能被快速邊緣化。這種邊緣化意味著什麼,其實各方都很清楚。

  另外一個可以選擇的方向,就是徹底取消公積金制度。多年來圍繞公積金的爭議越來越多,隨著時間的推移,公眾發現這一制度本身存在諸多問題,而且確實存在一些尋租空間,加之各地公積金被挪用的新聞不斷爆出,使得公積金制度存在的價值和意義都大打折扣。"取消公積金制度"已經成為爭議潮流中越來越突出的一派意見。

  公積金制度往何處去?二者必取其一,否則類似的新聞將層出不窮,而公積金中心的壓力也將越來越大。

  公積金相關管理部門之所以面臨今天的窘迫,其實也有歷史的必然和房地產市場變化的原因。在過去較長一段時間裡,公積金之所以沒有今天這麼引人註目,動輒成為焦點話題,是因為房地產市場還處於萌芽狀態,房價也不溫不火。然而近幾年來,房價狂漲,全民理財投資意識勃發,資金的成本已經成瞭稍有投資意識的市民關註的問題,成本相對低的公積金當然成瞭眾人爭搶的香餑餑。在公眾開始瘋狂追逐、秒殺廉價資金的同時,公積金中心除瞭被動收縮額度之外,其主動出擊的措施不但少,而且乏善可陳,這就難怪公眾抱怨連連瞭。

  公積金相關機構建立的目的據說是"由國傢、集體、個人三方共同負擔,解決職工住房困難",如今這一目的達到瞭嗎?沒有。不但沒有達到,甚至某些收入較低的職工離"住房夢"越來越遠。

  目的沒有達到,壓力還無處消解。截至目前為止,在購房這一環節上,我們沒有看到有其他的廉價資金池可以對沖公積金的低利息,既然如此,在一個敏感的貨幣體系內部,公積金將會繼續被追逐、秒殺。可是,這在一個號稱建設市場經濟的地方,這難道是正常的嗎?那些隻繳得起極低的公積金的社會底層人士,不得不在實際上去補貼能夠付得起首付的中產階層,從而繼續拉大社會的財富差距,這難道是正常的嗎?

  公積金或許在某些特殊的歷史階段,的確對一部分購房群體起到過幫助的作用。但是,這一制度走到今天,已經呈現畸變的可能,必須進行徹底的變革。





新聞來源http://sy.house.sina.com.cn/news/2014-09-19/08062914684.shtml

創作者介紹

楊思婷

morrismikko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